红楼主 首页 故事 查看内容

美国纪录片《制造杀人犯》图文介绍,可能懂或不懂都这样了

2018/11/14 16:50| 发布者: 类乌齐| 查看: 104| 评论: 0|来自: 搜狐

如果你们在三年前看过一部叫《制造杀人犯》的纪录片,现在一定依然印象深刻。
因为它讲述了一个实在太过匪夷所思的真实故事。
小编想不到还能等来它的后续——
《制造杀人犯》第二季

Making a Murderer Season 2 (2018)
故事的主角,斯蒂文·艾弗里,一个普通小镇里智商只有70的男孩;

在23岁这年,他因被指控强奸和谋杀未遂被判处32年监禁。
但斯蒂文被关押期间一直称自己是无辜的;
也至少有22个人有他的不在场证明,期间他的两次上诉均被驳回。

斯蒂文被关押18年后,因为另一起案件,当年的真凶浮出水面。
而早在8年前,就有证据表明抓错了斯蒂文,但被警方故意忽略。
出狱后斯蒂文一家向警方、检察院上诉申请3600万美元的赔偿;
然而赔偿金还没等到,斯蒂文又因强奸、谋杀摄影师哈尔巴赫被判处终身监禁;

证据太过确凿,哈尔巴赫车上发现了斯蒂文的血迹,在斯蒂文的房间里发现了哈尔巴赫的车钥匙……

一起被判终身监禁的还有他16岁的侄子,布兰登,智商同样极为低下;
他在警方的诱导下,说自己和叔叔一起参与了谋杀。
但案件的疑点太多。

斯蒂文,坐了18年冤牢,没有作案动机;
倒是警方有理由为了躲避3600万美元的赔偿,搞点小九九。
在哈尔巴赫被谋杀后,他和侄子的两张照片是这样的:

像是杀过人吗?
他和侄子也正看着电视上哈尔巴赫被谋杀的新闻

以及,当初让斯蒂文多坐8年冤牢的警官,竟然又出现在了哈尔巴赫案件的调查中;

并由他发现了许多突然出现的重要物证。
而众多证据,也都可能是诬陷。
斯蒂文的律师后来就发现,1996年一瓶含有斯蒂文血液的证据箱被开封,还被打了孔。
种种疑点,不胜枚举。

斯蒂文,竟然似乎是再一次被警方陷害冤枉了。
电影情节能暗黑到这个程度,已经够吓人了,而这偏偏又是真实案件。
两位女导演,花了近十年时间制作了十集《制造杀人犯》;
这个名字已经有双关的含义:

要么是警方的冤枉,逼的斯蒂文杀人了;
要么是警方继续在制造杀人犯。
纪录片播出后,美国舆论炸开了锅。
因为尽管只是个案,但它已经足够动摇每个人对国家司法的信心。

在白宫的请愿释放斯蒂文的签名,就达到50万。
但因为斯蒂文是州囚犯,总统也无权赦免他们,只有州政府可以;

斯蒂文和布兰登现在依然被关押着。

随着纪录片的播出,3年的时间过去了。
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

纪录片的播出的确发挥了很多作用。
凯瑟琳·泽尔纳,一位以洗脱冤狱而闻名的律师;
用了四年——在2016年终于同意为斯蒂文进行脱罪辩护。
然而案子已经过去了10年,想要重新推倒整个判决,异常困难;

于是凯瑟琳买了一辆和哈尔巴赫一辆的车,想要通过一系列实验,看检方的结论能否被还原。
实验团队模拟受伤的手指,想要还原哈尔巴赫车中的血渍;
但当年的血渍未能被还原。
车钥匙上当年仅仅被检测出了斯蒂文的DNA(竟然没有车主人的DNA);

让狱中的斯蒂文将同样的车钥匙攥在手心十几分钟后,检测出的DNA的含量只有当年的十分之一。
当年有人目击过烧尸的大火;
但尸体专家认为那么大的火需要源源不断的燃烧,并且会有大量的残渣……

同样和事实不符。
一方面,随着这些异常,你似乎看到了一些希望;

可另一方面,却也愈发压抑。
小编有时真希望,他是真的做下了不好的事;
不然同样的作弄降临在同一个人身上两次,耗去了30几年的岁月;
实在让人不忍看。
凯瑟琳又请来专业的测谎人员,通过提示不同的信息,看斯蒂文的身体反应;
如果他是真正的犯人,听到那些作案的细节,身体反应肯定会不同。

而斯蒂文对这些信息真的没有反应。
凯瑟琳更是以生命担保,斯蒂文肯定是无辜的。
问题就在,如果是一个巨大的诬陷,颠覆谈何容易?

司法系统和斯蒂文一样在挣扎,越耗下去,越要坚持到底。
通过对比得出的科学异常,凯瑟琳向检方提出动议,目的自然是重审斯蒂文。

而随着动议的提交,斯蒂文也接到了暴怒的电话。

更多的真相,慢慢被挖掘了出来。

这些都成为了凯瑟琳继续为斯蒂文脱罪的重要证据。
凯瑟琳后来还想到另一个突破方向——寻找真正的凶手。
正如斯蒂文的两次定罪,都像是先定下了他,再找证据;
凯瑟琳想反其道而行之。
哈尔巴赫生前已经分手的前男友,闯入了她的视野。

而他的一份没有写进报告的光盘,竟然含有大量的变态信息。
当年正是他作为重要的证人的言之凿凿,影响了对斯蒂文的判决。

陪审员制度作为美国司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成功运作的一大前提就是法庭上展示了充分的证据;
如果这位证人的光盘被呈现了出来,结果或许真的不同。
只是判决既然已经做出,自然会本能地倾向于维持判决。

除了为斯蒂文辩护这条线,还有另外两名律师,为布兰登辩护;

这位智商有严重缺陷的16岁男孩所以被牵扯进来,有点像为了拉斯蒂文下水;

他被判处终身监禁的证明,只有他的供词。
那段问询的视频,有众多让人不适的地方。
比如,询问者欺骗了他30多次:We already know。

也给出了嫌疑人自己说出来才有分量的关键性暗示。

更是技巧高明地对男孩进行虚假承诺:

在问询人员离开后,布兰登在妈妈面前的话,立刻变得不同。

入狱十年,他的犯规,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
布兰登的申诉之路,更是让人如鲠在喉。

先是有一位联邦法官(总统任命的终身岗位)推翻了对布兰登的判决;

州政府面临三个选择:

然而在释放的最后关口,州政府提交了紧急动议。

之后,美国联邦第七上诉法院(美国十三个联邦上诉法院之一,拥有数个州的上诉管辖权)再度驳回原判决。

他们给出的报告中,称布兰登的审讯过程是被“千刀万剐”。
而州政府再次提交紧急动议,对该驳回提出上诉,期间布兰登仍然要被关押。
这次审判,又驳回了布兰登律师的辩护;

理由是对要求年轻人采用不同的审讯方式,是一条还不存在的法律。

这样一次次释放出希望,又一次次破败的过程,的确太折磨人了;

而他们的父母,都在老去,眼神中也失去了光泽。
布兰登父母
斯蒂文母亲
斯蒂文父亲

在今年6月,凯瑟琳又试图将案件提交到联邦最高法院,但依然被驳回。
小编找到了凯瑟琳的Twitter,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关于斯蒂文的最新动态;

并没有。
在她的最新推文下,一条评论也说出了小编的心声:

看看他们都多老了,我希望他还能得到一些时间做一个自由人,和那么爱他和支持他的父母一起。
尽管它比美剧还抓人,尽管能科普许多美国司法知识,尽管一直拍下去就总有兴趣看……
可此刻的小编,真的希望《制造杀人犯》,尽快完结。

相关分类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