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主 首页 故事 查看内容

法国著名导演吕克·贝松被指控潜规则多名女演员和女助理

2018/7/11 13:57| 发布者: 类乌齐| 查看: 114| 评论: 0|来自: 欧洲时报

2018年2月17日,贝松出席柏林电影节《爱娃》首映式。自今年5月起,围绕贝松的性侵疑云渐渐演变成风暴。(图片来源:法新社)
【欧洲时报周文仪、靖树编译】据法新社7月10日报道,继女演员桑德·万·罗伊(Sand Van Roy)5月递交诉状控告法国著名导演吕克·贝松强暴她之后,一些女性最近向法国Mediapart新闻网站揭露吕克·贝松对她们有过不当行为甚至性侵行为。
Mediapart网站指出,吕克·贝松手下一名负责选角的前女助理,7月初写信给巴黎检察官揭露她遭受了她认为是“性侵”的行为。她提到“性的意味非常浓厚”的工作气氛,有人的“一些动作和行为不当”,她认为这些行为是“性侵”行为。
法新社向吕克·贝松的律师蒂埃里·马伦贝尔(Thierry Marembert)求证时,律师的助理表示“律师已经向Mediapart网站做出声明,目前不做任何更多的回应”。
Mediapart网站指出:最早指控美国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winstein)性侵的意大利女演员艾莎·阿珍托(Asia Argento),5月中旬在戛纳电影节闭幕式上发表重拳出击的演讲之后,一些女性曾与她接触。
其中一名是女演员,她向Mediapart网站叙述:2000年初期,她与吕克·贝松在酒店房间里有过几次职业上的约会,吕克·贝松对她有过暴力行为,“扑到”她身上。
好莱坞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性侵丑闻2017年10月曝光之后,演艺圈性侵指控声浪此起彼伏,但主要在美国。在法国演艺圈则很少有这种情况,除了弗洛朗丝·达雷尔(Florence Darel)揭露曾被制片人Jacques Dorfmann骚扰以外,此前没有任何女演员公开指责男士性侵,也没有任何女演员团体公开揭发法国电影圈内某个男士的不当行径。
蕾雅·赛杜(Lea Seydoux)和爱玛·德·戈纳(Emma De Caunes)是罕见的几位挺身而出揭露性侵的法国女演员,但她们揭露的是哈维·韦恩斯坦。
首位揭发贝松的女演员: “我失去了一切”
据法国知名新闻网站Mediapart调查,已经有4位女性站出来,指控吕克·贝松曾对她们做出“不当性行为”。 在披露的相关细节中,桑德·万·罗伊表示,为了不被“加入黑名单”或是戏份被砍掉,在2016年3月到2018年5月期间,自己多次被迫与吕克·贝松发生性关系。Mediapart报道中写道:“在两年多时间里,导演数次在无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强迫她发生性关系”。女演员还表示,这位导演“喜欢性虐”:“我只有醉到神志不清时,和他发生关系才没有那么痛苦”;另外,在2016年7月和9月,贝松两次在她睡觉时强奸了她。“我不想和他一起睡觉”,因为“我感到很害怕”,罗伊向Mediapart解释道。
罗伊还透露,在经历了两年的恐惧、受制、忧虑后,2018年5月17日晚,她感到自己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根据罗伊的说法,当晚,由于不想自己的戏份被“吕克”剪掉,她还是来到了这位导演的酒店房间,并被后者强奸。在“后背受到重击”时,她倒在了浴室里。此外,她表示自己两度在酒店房间昏倒。第二天,她浑身有多处伤痕,其中背部有三处、左眼青紫。
17日晚离开酒店后,她于凌晨2点半给自己当医生的母亲联系,后者鼓励她报警。事实上,在此前数月间,这位女演员的朋友和家人就感到她性情发生了不小变化,并似乎总处于“胁迫”状态中。在与Mediapart记者对谈时,罗伊也详细描述了与导演相处的许多细节。概括说来,她感到自己像个木偶,始终受到导演的胁迫和控制。
至始至终担忧因独自发声而被公众质疑的罗伊坦言,自己如今已“失去了一切”:事实上,她在将于2019年上映的电影《Anna》中有一个出彩的角色;吕克·贝松还承诺将专门为她打造一部电影。值得一提的是,罗伊表示曾与一位有类似经历的女演员联系,但当她正式起诉导演时,这位女演员却选择销声匿迹。
桑德·万·罗伊还透露,吕克·贝松并不会直接以角色来要挟她,而是间接暗示她为了角色应该付出什么:“吕克从来没有要求我跟他上床,但他会让我明白一点:有必要和他上床,不然我就会失去角色”。
法国欧罗巴电影公司的一名资深职员Alice(化名)也给出了类似的说法:“他从不直接说‘要获得这个角色,得先跟我上床”或者威胁‘和我发生关系,不然我就封杀你’。他从未威胁过人,也不向她们许诺什么。不过,他会转而跟你谈论别人,接着表示他会弃用后者。”
前女助理:“他总是动手动脚”
一位吕克·贝松的前同事、现年49岁的选角导演Amadine(化名)表示:“当我在新闻上看到桑德·万·罗伊的指控时,我的双腿开始不自主地颤抖”、“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这件事了,我也会说出来的。”她写了一封信交给巴黎检方,信中罗列了吕克·贝松的性侵行为。
Amadine表示,吕克·贝松常常会对她说一些含有“性暗示”的话语,还会“动手动脚”、“亲吻她的脖子”,只要两人共同搭乘电梯,吕克·贝松就会强吻她,虽然她每次都拒绝,但是吕克·贝松还是多次将其抱在怀里,抚摸其胸部和臀部。Amadine表示,2000年自己还因此类肢体接触和“异样的工作氛围”接受了抑郁症治疗:“有一次,贝松将我推到工作室的墙上,一边碰我的胸部一边强行舌吻,当我告诉他接待处有来面试的模特在等待时,他才罢手”。
欧罗巴电影公司的Alice也透露,吕克·贝松曾强行搂抱、亲吻她,甚至试图强奸她。她表示,吕克·贝松被拒绝后很快就会再犯,每次都会“得寸进尺”。
女演员:“我不得不爬着逃出门”
另一位化名为Mona的女性表示,当吕克·贝松2000年第二次在巴黎遇见她时,几乎是“饿狼般”扑向她。她无法反抗,只能倒在地上,爬到房间门口,迅速逃离。她表示自己并没有得到面试的那个角色:“这是我应当付出的代价。事实上, 我因此类事件一共错失了几次机会,但是吕克·贝松的性骚扰是我所有经历中,最可怕的。”
Mona还表示,此后数年,她一直处于无可避免地感到自责:“好像是我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她不仅因此积极避免性感的角色、不愿在荧幕上展现身材,还对此次经历绝口不提,直到12年后才向自己的丈夫讲述了自己的困扰。
同事:“贝松是女性之友”
一位曾经和贝松合作过的女助理导演苏菲·莱维表示,贝松似乎没有区分电影和现实生活:“他以为生活好像是在他的一部电影中。贝松有时候会展现孩子般稚气的一面。他和一些女演员非常亲密,在年轻女性面前就像家长一样。他的态度应该用‘深情’来形容比较准确,他就有着像泰迪熊的一面”。
法国前总统萨科齐的前内阁主任、欧罗巴电影公司的三号人物Emmanuelle Mignon也向Mediapart宣布:“在我任职时,我没有注意到任何不恰当的行为。”

相关分类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