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可输入 200 个字符
类乌齐: 与资深社工谈起近期事件,都感叹,太可惜太不可思议了,到底为什么?一个地区首家建立党支部的社会组织,一家北大博士和硕士夫妻领导的社工机构,啥成就还没有的时候,就灭亡了。真是,不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2019/1/30 23:0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