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台湾一名外来工的故事,永远也回不去完整的自己

类乌齐 发表于 2019/2/7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阳逗今年48岁了,在移工中算是年纪较大的,特别是在厂工中,很少见到年纪这么大的移工。一般来说,超过四十岁以上的男性移工,在工厂类别的就业市场上完全没有竞争力。但是两年前,阳逗46岁却能找到工厂的工作,真的是非常的幸运。可惜命运之神让人难以预料未来会发生的事。

两年前,阳逗在素有「皇家营造」之称的皇昌营造公司工作。当时他与其他116名印尼劳工被皇昌营造公司引进,负责建设位于林口的世大运选手村。2016年初,他们被告知选手村即将完工,他们必须被解约遣返。问题是他们与皇昌营造公司的劳动契约都还没有到期,有的人才来一年多,高额中介费刚还完,他们都不要回家,他们要留在台湾工作赚钱。

2017年初,皇昌营造提前与世大运选手村工程移工解约争议,移工由劳团陪同前往新北市民广场抗争。(张荣隆摄)
于是,这116位印尼营造业工人找到天主教希望职工中心及台湾国际劳工协会(TIWA)帮忙处理这起提前解约的争议。当时的阳逗虽然遇到劳资争议,但是他仍是幸运的,因为皇昌营造名气够大,世大运选手村又是台北市长柯P的指标性政绩工程,且牵涉的移工人数众多,在开过两场记者会之后,获得新北市劳工局的高度重视,很快地介入协调,让这起本来复杂的劳资争议案顺利的解决。

其复杂包含几个部分:一是营造业移工劳动契约的不合理性。移工来台的工作契约均为三年,皇昌营造这批工人也被告知是三年契约,收取的中介费也是三年契约的中介费。但是在劳动契约上载明的契约期限,却是雇主的工程期限,因此当工程完工时,他们均被告知工程完工,必须返国,就算他们来台的时间都未满三年。

根据后来的了解,营造业移工一直有这样的劳动契约争议,而历来营造业劳工也无力对抗这样的契约不合理问题,通常工程完工就是移工被遣返时。

劳动契约既然有争议,那么像皇昌这样提前遣返或解约的移工,能否要求资遣费?这是第二个复杂的问题。

第三个复杂的问题是,这些被告知是三年契约,且被收取三年足额中介费的移工能否要求退回部分中介费?不少中介业者吃铜吃铁,既然吃下去了,怎么会吐出来?甚至还有业者非常自豪后台很硬的政商关系。

那时的阳逗等人很幸运,因为他们是一群人集体抗议,且世运选手村政治性敏感,再加上新北市劳工局一位积极作为的科长强力协调,复杂的问题都迎刃而解,包含阳逗在内的所有工人,都被补偿了,包括给付资遣费、退回部分中介费,返国者机票补助等等。

阳逗在劳资争议解决之后,他选择留在台湾转换雇主,而他又有了第二次幸运。本来营造业转换雇主的机会几乎是零,但他却幸运的获得一个递补函,以46岁高龄进入工厂工作。

递补函:是指雇主所聘僱的移工因故提前返国,而雇主的聘僱许可期限未满,其所剩余的聘僱许可期,可以另外聘请一位移工。而递补函可以跨行业的承接移工,因此营造业移工可以进入工厂工作。

那时的阳逗自觉获得阿拉的特殊眷顾保佑,每天都虔诚的朝拜祷告,喜孜孜的与妻儿分享这许多幸运。

然而,有一天,在他进入工厂工作二年又八个月之后,他的幸运之神突然不见了。他发生了职业灾害,右手腕被机器碾碎,整个右手掌关节以下全部截肢了。今年1月10日阳逗被希望职工中心的工作人员从工厂宿舍中接到TIWA的庇护中心安置,因为失去右手掌的阳逗出院返回宿舍之后,无人照顾日常生活,且遭受截肢的心理创伤难以平复,经常暗自哭泣。

于是,我在庇护中心再次见到他,当时的幸运与如今的厄运,让人心绪茫然:如果当时他领了资遣费之后选择回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阳逗也说,他很后悔当时没有选择就回家去。

谁能想到这样的事呢?命运的钥匙很少掌握在没有条件和资源者的手上,而拚搏的人只想着赢,哪能想到输呢?

阳逗输了,永远也回不去完整的自己。(来源:台湾国际劳工组织-TIWA 作者:陳素香)
左扫支付宝,右扫小微信,觉得本文值,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hongge.net”,否则谢绝转载
*滑动验证: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