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 落后的生存意识——行走记忆

石秋 发表于 2018/7/30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说来了,又去了。那痕迹似断似续,就象那雨,让人捕捉不住清晰,转眼,要到夏了。天空开始有了浓浓的色彩,雨也顺理成章的磅礴起来。雨后的夜,愈深愈浓。

记得,住在山中的一座小镇,临窗就是山谷,谷底是青田,有村舍炊烟。那些日的早晨,起来临窗一站,清风送面。心事漠然的俯视山下,大吃一惊,谷,已不复存在,而是一片汪洋样的云海,在脚下。一叠叠青山这时都似了仙境中的蓬莱,悠远,而令人神往,我就在一处蓬莱。

时光在平静中淡去,时时不知不觉。有刹那,会突然的感悟某些,就象睡梦突醒,原来时光大部分在梦中度过。于是,梦感到越来越远。接着,又会突然又进了梦境,不能明白。古老的梦,绵绵不尽,永远缠绕着,在我们的生命。

小镇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条街,到了夜里,大多就冷清得可以听见数声狗声,在孤独.人说,你到这里来干什么,经商吗?还是只是路过。漫步而去,镇上也满是了嚣嚣繁华的迹象,似乎说起,这里人们还有些自豪的语气,只是再说到这里的另一属性,他们又颇感无奈,这是座全国重点的贫困县。小镇只有在夜里,才能令你品味到她的气息。远远山中传来的数声布谷,与窗外竹林蛩吟成片,缀在街灯朦胧处的滴滴点点。仿佛夜的话语,千年的幽灵,踏着寒步的鬼声,在寂静中痴痴迷迷。走上坡,走下坡,绕着,望着,歌着,飞了,散了,终于,懒了睡了。悲伤的人总是沉默,听着夜的歌。直至沉入了,寂寞。

风大起来时,沙尘也飞扬得很。阳光下,多了许多被侵略的难过。风大起来时,思绪也象柳条样飘的不停,仿佛一会远了,一会近了。风大起来时,我爱上了一位女子,她笑着,我心也如那风,那柳,那荡得满处的杨花,说不清,没道明。她依着她的男友也总是那么笑的开心,有种天真,与悠远。

那座山中的小镇已远去了,有时望向远方,想起,心中问一声,现在好吗?只是夜远处的车灯射来,疑问是不会地到回答的。只是心中的感慨,而已。光刺眼,却一晃而过。

人活着总会去对比。于是发现,比于某些人,我们是活着有罪,再比于某些人,我们可是活得坦然,甚至高贵。于是,许多人淡了罪,忘了高贵。人活着每天,过去,而生命却永远也无法平静,罪被带入了地底。全国各地最少不了的就是寺庙了,去的人心中大多也总是悬着点似是而非的阴影。在寺庙里修行的,似乎每人都有些痴迷,只是痴的深处是别人无法窥见的。一位朋友告诉我,每座寺庙都有自己的守护神,就是守护金刚。一旦有人背叛,或破坏了寺庙,"他"就会根据自己的法力进行"护法"。看着每天颂吟不倦的僧侣,我感到我在之外,是彷徨孤旅的浪人,比他们更孤独。因为至少他们相信那音韵怪异的经文能产生神力,能坚强他们的信念。

旦琼曾说,我有"宗教信义"……那是他的发明,对于我们而言。我想,如果我也是个宗教信仰者,会否也能如他一般。

澜沧江大峡谷,两岸高耸百米的红岩赤壁,滚滚汹涛而下的浑红江水,那时,我望着天空都是红的。听说,澜沧江的下游,到了西双版纳就静如风情少女了。我不禁有些苦涩的幻想。年纪到了这种时候,按说是不应该那么冷漠的,冷漠得时时要背离了时代,走到凄苦的境地。事实上哪里是冷漠,还活着的人哪个不想快乐?理由对谁明说。

罗隐的一篇《谗书》,响了一点异音,可却敲不响人心。最终他也沉沦在了寂寞。嵇康一生高洁,激越,倡"越名教而任自然",作《与山巨源绝交书》以明心志。可是,他的遗愿却,断了一切的根源。陶先生隐逸山林,不也是离了时代,到了凄苦的境地!

在南方很少能见到雪,更不要说鹅毛般大雪了,那只在书中读到过这样的形容。为此,冬天我要到北方去看雪,鹅毛般的大雪。火车上坐我身旁的女孩,有着很美的仪态,不由让人心动神往。人有了痴痴的梦幻般感觉,于是静静的,在夜深处,思想缓缓流淌,看到梦的目光。终点站就在了前方,渐渐要凝固的欲望,突现了扩大开来的空旷,人一下就好比被丢到了无际之远荒。随着铁轮一波一波滚动,我看见田野,茅屋青烟,我看见,漫散开来的魂,漫天遍野,如果我这样,就睡去,睡去了千年,万年,睡了不再清醒的遥远。

生活,总想体会得更美些,于是,不停地追逐。可是,也正因此,许多人表现了怯懦。害怕面对糟糕的生活。失去了勇气的人们到处都是,他们的害怕,倒给了他们更加沉沦的力量,于是他们努力沉沦。经过两个月的空袭,已经有人起来反对政府的不妥协政策。强权可以让许多人的骨头软下来,而且会是坚决地软下去。科索沃发生的,表现的在现实生活中其实很常见,很普通。真正生活中又有谁去关心,那些苦难中的人们。喝酒的继续喝酒,跳舞的继续跳舞,快乐的还在快乐,悲伤的会尽量淡忘。我们的快乐与社会无关,我们的痛苦自己承担,社会已没有凝聚的力量,所有的力量都被迫源与了利益。我们看到的力量,尽是虚伪的力量。昨天因为利益我们称兄道弟,今天又因为利益我们成为仇敌,明天,或许一早起来我们又会象兄弟一样相互拥抱,祝福彼此。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之间从不在乎存在的一次次血的付出,所拥有的记忆。于是,一个国家就象一个人一样,活得那么卑微,俗陋,全无气概。可这样,也有许多人欢迎。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易安居士是一位真正人杰,却可叹后半生飘泊零落。记得那一段"落日熔金"词,动情之至,掩卷三叹,犹未意尽。恨我迟生数百载,不能为红颜一争不平之气概,让那奸妄得意了。腐朽的宋朝只能令人感叹,叹那些令我心中不平的无奈。当船缓缓驶向姊归码头时,我看到一山崖头昭君的石像。这就是姊归依然记住的昭君吗?我回到舱位躺在铺上,闭上眼却依然听见导游自顾的独白。忆起我曾有的一句:"为那远去的昭君再望一眼故土青山,数着归雁一行一排"昭君远去了,那种悲情又何曾是这些编弄传奇的人所能感动的。不用心去体会,怎能明白离人眼里的"故土青山",不用心去体会,怎能明白易安居士那"帘儿下听人笑语"的憔悴情怀!空是浮燥的人们漫天的颂赞,让尘世更纷扰了寂寞的绝望,铺天盖地。于是索然无味一想,这些不过是团情绪的纷乱,并非大而重如泰山。因为同样来到姊归,应该想到的还有屈原,忧国忧民的三闾大夫。

那时快近了清明节,汨罗河象一缕情绪缠绕在心头,久久不尽的思念。雨一会儿磅礴,一会儿郁压着天空。青山变得模糊而沉寂,大江笼上了漫散开来的鬼的韵律。夜里,灯点上了空中,缀起楼阁样的空冥,凭栏望着,沁着朦朦细雨。时常用心去体会生活,欣赏生活,即使是忧郁,也能是美丽的忧郁。人很难保持一种单一的生活状态,情绪也时断时续。
左扫支付宝,右扫小微信,觉得本文值,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hongge.net”,否则谢绝转载
*滑动验证: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