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故事] 拉萨往事——普通生活

石秋 发表于 2018/7/30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藏线,是四条进藏线路况最好的,自然也是人流量最大的,路费最便宜的。这是进藏打工的人们最主要的交通线。穿过莽莽荒原,翻过令人骤然惊觉的唐古拉山山口,知道这是西藏了。

冬日的拉萨,是最动人的圣地。耸立半空中的布达拉宫迎对着悠远广阔的天空,普照的阳光和寒风纠合着在这座小城。人走在拉萨大街上,浸透了身体的阳光,无比温暖。

拉萨很小,以布达拉为中心的市区大约也就相当于内地一普通县城的面积。虽然是西藏的首府,但是拉萨并没有什么发达的商业和工业。在拉萨,除了寺庙和政府机关就数各种夜总会和川菜馆子最多。

小黄在家馆子里炒菜,他和小张来拉萨之前听不少老乡说这的工资高,给小馆子里作厨子一月都能最少挣个千多块。而且拉萨的馆子多,缺厨子。于是小黄带着老婆就匆匆赶来了。

初到拉萨时差没适应过来,高山反应也没习惯。夫妇俩找到地方住下,闲呆了两天,闲不住心急如焚似的,到处找工作。老乡说现在来拉萨打工的人越来越多了,个个都听说这钱好挣,早些年在这拉三轮的都挣了几十万,可现在哪还那么好呢?听着心都凉了半截,这些话来之前怎就没人跟他们说呢?如今是千里迢迢来了,路费都花了近千,看看这地方苦呢,来旅游趟都算不值的。

老乡总算还仗义,没到一礼拜就给介绍了现在这份工作,一月一千,没零头。虽然没之前所想那么好,但总算也能挣钱了。拉萨消费高,不上班就闲呆着那物价都能慢慢把人磨疯了。内地一两毛的大白菜在这要两块多,天啊,这玩意都空运来的,买时让你掂量半天,吃着都让你一口一个心疼,都恁忆苦思甜似的后悔给家里的大母猪浪费了恁多的粮食了,那得这买要多少钱呢。

拉萨城里人口不多,街上逛一回,看到的大都是内地人的面孔,听口音更是熟悉得不行,大约这拉萨小城里除了藏人,就是四川人。到处都是四川口音,仿佛这也不过一个四川小县城的感觉。只是抬头一望,看到天空,看到那耸立的布达拉宫,哦,这是西藏,这是拉萨呢。

小馆子里人手有限,除了小黄这个厨子,就俩服务员明丫和吉普。明丫是老板的亲戚,老板夫妇俩都是拉萨的上班族,没空过来的时候就明丫管事。吉普是个藏族女孩,店里所有的粗活都是她工作的一部分。小黄是厨房一揽子,每天按着步骤来工作,闲的时间可还真不多。

川菜是拉萨的常菜,是馆子都做川菜,可偏偏这间馆子的老板是陕西人,明丫就不爱那麻辣,而且还特讨厌花椒,每次生意忙完后轮到给自己炒菜了明丫都要叮嘱,菜里别用花椒。给客人的都是麻辣味,而自己吃却只能跟着小丫头吃淡的,小黄心底是很不满,但一想想老乡说的,工作真不是好找,忍一忍也就想慢慢习惯算了。

小馆子连早餐的生意都做,一日三餐全了。幸好的是拉萨的早餐都要到八、九点才开张,公家单位里都要到十点才上班,在内地习惯了六、七点起床的小黄因此这才没觉得太辛苦。

馆子的早餐生意并不好,明丫说小黄炒菜的手艺不错,就是人太闷了,跟他做的包子饺子一个味道。馆子里的早餐主要就做稀饭包子,和红油饺子。闲了时,明丫就喜欢逗逗小黄,不然小馆子里就实在闷得慌了。

住的地方离小馆子不近,走着去太累,小黄托老乡帮买了辆破单车,每天骑着来回,俨然个准点上下班的派,自我感觉还蛮良好。清晨天刚亮,路上极少行人,他就已经奔驰在拉萨大街上了。到了夜色渐浓,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他又急急在大街穿行。

饭馆不管怎么忙,几乎每天总有闲着的那么些时候,三个人的小馆子打牌都凑不够一桌,况且吉普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姑娘。每天就知道老实干活。闲下了连话都不会说。好歹小黄还是从内地来的,上过高中,闷极了也颇能侃,大家又都年轻,熟悉了时不时还打打闹闹,也算打发日子吧。

中午生意好,下午闲下来了就要到菜市场补些菜晚上用。一般这事都是小黄去办的,那天刚好明丫想去给家里寄信,就说回来顺道把菜买了,让小黄就呆店里看着。

吉普在厨房里认真着洗碗,小黄端了张凳子难得清闲的到店门外坐那晒太阳。中午忙得浑身酸困,这下好好伸个懒腰,享受拉萨初春的阳光。

人坐那望着大街上来往的车辆,要在村东头蹲那望的就是好久一来回的拖拉机,和赶着牛的叔伯兄弟。这会有了点幸福感觉,略一想,真是幸福的莫名其妙。

吉普忙完了从厨房出来,也端了张凳子,坐在门边,但是不晒着阳光。这丫头人总有点傻傻的样,汉语说得又不怎流利,而且大字不识一个,是个真正的文盲。小黄不常跟她聊天,只是偶尔打闹下,关系反正不好也不坏,过得去就行。

还正那半眯眼闲呆着,就听到声叫唤,睁大了眼看到老乡骑着他那辆破单车脚撑着路边的台阶上。小黄忙起身过去,老乡说在前面看到个人瘫在路边,好像是他们馆子里的姑娘。

咯噔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老乡说赶着走一溜烟,单车就滑出了好远。小黄这才急急反身回馆子,跟还在门边稀里糊涂打瞌睡的吉普交待了下,想想又回头到柜台里翻了钱箱,里面还有些零钱都拿上,出门直奔老乡指的方向。

在拉萨急奔是件异常艰难的事,高原空气稀薄,只跑了一会会小黄就受不了了,缓下步子,边走边喘。

看到明丫时,丫头正挣扎着爬不起来。小黄赶紧上前扶她,看样子不行,整个人晕蒙蒙的,嘴角是血,手脚露出的皮肤上也有血痕。小黄有点心慌,在路边摇手叫了辆出租车,去医院。

车上问明丫是怎回事,说是被车撞的,车跑了也没记住车牌号。

医生说要拍片,让住院观察。可明丫躺在病床上说没什么大事,回去休息下就行了。医生拉着小黄到外面认真的表态,估计被撞了内伤,如果不彻底检查怕有严重后果。医生让先去办住院手续吧,钱不够明天来补交也行。

小黄当然是手足无措咯,第一想法就是让明丫留下住院,自各回去告诉老板。可明丫愣是倔,强撑着从病床上爬了起来,说要跟小黄回去。莫可奈何,扶着明丫走出医院大门,天还没黑,可是抬头看已经快黑了。

在拉萨打的,上车十块,市区里甭管到哪。这一来回,就花了二十块了,小黄有点心痛,虽然花的不是自各的钱,但总忍不住似乎是心痛成了习惯了。

下班的车流还不算拥挤,比起成都和重庆,拉萨实在算小了。小黄隔着车窗玻璃,突兀着就有点想家。

到了馆子门外的街,车靠边停下,给了钱小黄扶着明丫下车,回馆子。

刚走到馆子门外,老板夫妇俩正从里面出来,一瞅着小黄,老板上前就是一巴掌,揪着衣领往馆子里拖,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着,人进了馆子门里,用力一推,把小黄推倒在了地上。

这会小黄是挣扎着爬起来,明丫扶着馆子的门边跟老板夫妇解释。老板才把事情搞清楚,老板娘堆着满脸不自然的歉意对小黄笑,把明丫扶到椅子上坐下。老板上前把小黄让到椅子上,一口一句误会了,搞错了。老板娘解释说他们回来看到店里只有吉普,有客人来都把生意推给别家,生意做不成心底不痛快。吉普又说不清楚你们去哪了,这丫头汉语都说不流利,愣愣块木头似的什么都说不清楚。

这正说着,又有客人上门了,老板娘赶紧招呼着,往雅间送。这边老板很关心的给小黄拍拍身上的灰,说没怎么就到里面准备准备吧,看看待会要炒什么菜。小黄这才想起,下午明丫说去买菜的,看来是没买成呢。老板听了马上说,需要买什么他现在去买。

老板出去买菜时让明丫到阁楼上休息,老板娘叫吉普扶明丫上去,又到厨房说客人要吃红烧鲤鱼,另外有什么蔬菜炒几个配荤的就行了。

当然还是小黄一个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明丫去休息了人手不够,老板娘里里外外闲不下来。厨房里小黄把菜往水里一蘸,湿了就下刀切。实在太忙,还恁认真洗菜就要被客人骂娘了。

吉普把收拾了的碗筷都堆在厨房一角的水池里,小黄一个恍惚,望着那狼藉成片的水池,突然的有点想哭。可是手却不能闲下来,刀在砧板上落着像暴雨下的屋檐。

拉萨的春,某天会下雪,鹅毛大雪。(2004年发表的文章,不翻捡,我都不记得曾写过了)
左扫支付宝,右扫小微信,觉得本文值,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hongge.net”,否则谢绝转载
 楼主| 石秋 发表于 2018/9/21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有很多朋友去了拉萨回来跟我说,他们去过西藏了。然后还有些人给我分享了所谓藏地旅游地图。而每一次,我想起的都是在拉萨认识的那些打工的朋友。
转载请注明“来源:hongge.net”,否则谢绝转载
*滑动验证: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