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 晚春——行走的记忆在蒸腾

石秋 发表于 2018/7/30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意是日渐的浓,很快就让人闻到了夏的味道。

记得少年时候,沉迷在那厚厚的武侠小说里,整日的想,那枫叶飘飞白衣翩翩,注目的美丽姑娘,和倒下的江湖恶霸,如风般挥洒的青春日复日的,在血雨腥风中体会价值,体会人生。

少年人的春天,象癫狂到阳光下的蟋蟀,转眼被阳光烤成了焦灼的青年。

知道有一天,焦灼之后渐渐熟到里子,成了中年。

中年人看武侠么?偶尔得知,是有不少看的。仿佛是看一种过去的依稀梦想,回味不曾经历的理想实践。于是武侠小说等于了成人童话的泡沫,光彩与虚幻沉迷的昨天和明天。

幸好,没有人把它当做今天。

不说了武侠,想起一个行走的朋友。路象一种生命线,他不断的行走,偶尔的停留。有人说他象个侠客,他还真有把刀,据说是飞机某个部件的金属打造的,锋利无比。虽然不是仗剑江湖路,也是提刀天涯行。他说:走下去,走出过去。说得不是豪言壮语,而是一抹捉摸不透的表情。

说起行走,还有个朋友也有把刀,只是他走的路上据说除了杀了几十条半个巴掌大的野鱼之外,一直没机会潇洒豪迈的大用一场。但是他还是走得很艰苦,几乎还有点惊心动魄的形容。他四十岁,女儿十一岁,老婆是当年的校花,照片上很白,身段看是颇有点风姿。他说他走出来大半年了,想家。约了老婆,过俩月在内蒙汇合见上一遭。他想女儿了,电话里女儿也想爸爸。他说,他从小的梦想就是探险旅行,从小的梦想都不曾实现。他转眼就四十了,以后就渐渐的老了,他要走出来,走到另一个未来。于是他卖掉了经营中的餐馆,骑上据说最结实的邮政单车,从北京开始环国旅行。我们是在新疆的叶城县遇到,那时候他刚刚从阿里翻过昆仑来到新疆。最终离别后,他再没了消息。他的路线图上,还有几个无人区。不知他是否走过去了。

很多旅行的人都有一本甚至几本盖满了邮戳的日记本。上面每一个邮戳,都代表一个地方行政。第一页到最后一页,每一页的尘土都来自不同的地方。翻到最后,本子老了,人也老了。余纯顺就死在老茫崖不远的地方。老茫崖,这个名字和灰蒙蒙的大戈壁一样,咀嚼起来有种难以表述的味道。

从鱼卡可以去老茫崖,离鱼卡不远是花海子草原,北上有个哈萨克自治县——阿克塞。记得刚去的时候,司机扯着嗓子喊:红柳湾到了下车的下啦。全车人都没反应,司机叫得冒火了。才想起问,是不是阿克塞到了?是的,这就是阿克塞,全车就我一个买的是到阿克塞的票。风沙苍茫而来的旅人,估计是看不到脸色泛红了。下了车从车顶上费劲的把行李扯下来,望着车儿离开。一个人被丢在了莽莽荒原,前前后后的望,不见人烟。

在甘肃也有哈萨克人?是的,这是一个流浪的哈萨克部落。古老的岁月里,已经追忆不起当初千里而来的曾经。在这离阳关不远的地方,在这古老的动荡边疆,铁马金戈仿佛夕阳下依旧浓郁的畅想,哈萨克人的遥远而古老的记忆,那天边风沙莽莽而起,那背靠着大山的红柳湾小镇,站在路口上不知方向的异乡人,知道路的前方有个敦煌。

历史象场下午近晚的燥热,人生象场转眼即暮的晚春,而你我此时,灵魂已附上了古老的岩石,等待风化后留为岁月的遗存。(这是2004年的旧文,其实是否写于2004,存疑)
左扫支付宝,右扫小微信,觉得本文值,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hongge.net”,否则谢绝转载
*滑动验证: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