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 江流千年(2004年的旧文翻捡)

石秋 发表于 2018/7/30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江筑起了大坝,多少年来已经混浊且垃圾随处可见的江面,渐渐恢复清秀。缓缓长流的江,两岸是否还有猿啼鸟影?仿佛岁月来来回回,千年的牵绕来来回回……

千里的江川,而今还记得凭江无语的流浪人否?历历千里的流浪,迎风逆江怅望,千年追觅你的悠远,你的快乐,你的哀怨,你的寂寞,你淡淡的忧伤,你那动魂牵魄的双眸还藏着多少我无法窥透的苍茫。

依旧是那飞鸟巡江的翩翩,依旧是那波光侧目的惊艳,舢板舟头迎风起了一山的红叶,秋深近冬的季节,浓艳过后,寒色也迫在眉睫。

都说三峡最浓在初冬漫山的红,山峦叠影不过触目飞烟,夕阳透了人眼。而我已经记起江岸头的扬花四月,撒的一身的隐约,都转眼,过了一场黄柏桥的从前。只见桃花不见人面。

街角沉睡的流浪汉,似曾相识的眉目之间,瞬间逃逸的岁月,那个故人初识的印象仿佛眼前,仿佛传说流传在今天。原来,已是此去经年。

隔岸的青山,白云懒懒。沿江的风筝相望顾盼。扁舟垂钓的轻波,悬停江面的鱼鹰,几声癫狂的孩童追着阳光嬉闹,老人坐在江堤上静静远望,长椅上埋头看报的人,忘了光和影交错的时光。风吹过孩子的笑脸,鸟儿掠过枝头,低飞如线。

此去经年。只一个转眼,年月扯长了仿佛一生一世的眷恋。一日千年。

凝望之际失语的呼吸,温度浸透了身体的记忆,贴着心跳听古老的声音。象道陈旧书信上的迷题,混合着那来自过去的味道,浸透了身体。

一叶轻舟到了海上……隔了时间的长河,是什么穿过了时光?把我的灵魂刻上了千年的喜悦万年的悲伤。生命和灵魂放在手两旁,如轻如重,遇风如烟,袅袅散在天边,伸手握不住的凄凉,为何是放不下的绝望,只看那,风满船鸣凭栏一江。

山野深处的风光,人烟罕至的地方。茅屋村舍,雾含生烟,我努力的抱紧身体,静静听,风掠过山林,掠过你的发鬓……
左扫支付宝,右扫小微信,觉得本文值,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hongge.net”,否则谢绝转载
*滑动验证: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