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鸿茅药酒和崔先生事件和长生科技的移民现象串联

石秋 发表于 2018/7/25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鸿茅药酒之后,是崔永元先生揭露演艺圈阴阳合同,再之后是长生科技曝光疫苗圈的故事。这三个点串联起来,都涉及到一个问题,中国中产阶级的不满。

其实这三个典型现象的背后,是一种非典型思维,移民和反移民思维。

微博上有人揭露一个现象说,在美国遇到自己以前在部委的领导,了解到有很多前官员全家移民美国,美其名曰到美国享受好空气,好食品,好生活。而当有人打算从美国返回中国安定的时候,这些前官员们很惊讶的问,为什么要回去那个罪恶的地方?

是的,罪恶的地方。自然环境已经被这些前官员们亲手破坏,社会环境也早已沦为忽悠满大街的时代,相较而言,美国才是美丽的地方。

归根到底,这其实又是一个跟阶级有关的问题。一个统治阶级内部的问题。有人的利益扎根在中国,有人的利益没有根,哪里舒服就落地哪里。从个人利益的立场看,其实两者都没错。区别只是实现个人利益的方式有所不同。

说到这,其实引出的是一个定理。资产阶级要实现资产阶级的利益,工人阶级要实现工人阶级的利益。无论资产阶级的利益还是工人阶级的利益,基础都是个人利益,都在于如何处理和发展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之间的对立和统一的关系。

当资产阶级的群众——中产阶级或者说是小资产阶级(也是我们简称的“小富人”),面临集体性的侵害,而侵害者是部分资产阶级的时候,那么出现“大义灭亲”的资产阶级,成为制度性的需要。比如,长生科技15人被刑拘就是这样的。

鸿茅药酒事件,还是在资产阶级帮资产阶级,打击小资产阶级的例子。崔先生PK冯刘事件,貌似是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在思想上的一次试探,或者说痛并快乐着的一次苟合。然后到了长生科技阶段,显然是部分资产阶级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冲突时,另一部分资产阶级出手解决冲突。

只是为了解决冲突,本质上并不会触及现行制度下的利益链条。

也就是说,长生科技也好,短命科技也罢,垮了就垮了,垮掉的是长生科技,而不是整个疫苗产业,更不是产生假疫苗的利益规则和制度。

当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垮掉的也只是个三鹿奶粉,并不是整个市场经济形态的奶粉生产行业,甚至得益于三聚氰胺奶粉事件,诸多境外奶粉生产商利润率得到强劲增长,国内奶粉厂商市场份额在短暂下降之后,也都得到了长期和有效的增长。

所以,换个话题。别以为企业组建了工会就是对工人利益有好处的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人们组建工会的真正目的,其实也可以是少数人谋求成为工会干部的利益,而不是维护多数工人利益。

不知道还有没有记得,中国企业工会多如牛毛,也曾有号称是工人自己组建的工会,最后,连南街村工人也不信,南街村是工人的南街村,南街村工会是工人的工会,工人的集体利益跟南街村工会的利益没有对立和冲突。

不然,你怎么看待血汗工厂南街村?

所以之所以,别瞎欢快了,也别瞎亢奋了。事儿可能并不是你想当然的。
左扫支付宝,右扫小微信,觉得本文值,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hongge.net”,否则谢绝转载
*滑动验证: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